《孤獨是生命的繁華》余華

編輯:90wx 來源: 九零文學網 時間: 2017-12-31 14:01:38 閱讀: 2036次
《孤獨是生命的繁華》余華

基本信息

書名:《孤獨是生命的繁華》
作者余華
嚴歌苓(作者),?余光中(作者)
出版社北京聯合出版公司
出版時間:第1版(2017年10月1日)
頁數:269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32
ISBN:9787559608758
ASIN:B075RC468K
版權:北京磨鐵

編輯推薦

余華、嚴歌苓、余光中等著的《孤獨是生命的繁華》是一本收錄當代知名作家的散文集。作家們在書中談論親情、友誼、久別的故鄉、逝去的時光,讓讀者品光陰淡然,欣如詩美眷。在他們的文字里,無不彰顯對生命的思考和體會,讓讀者能夠體會到孤獨以及所畏懼的,都將被時光鍛造成鋼。



作者簡介

嚴歌苓,著名旅美作家、好萊塢專業編劇。1986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1990年入美國芝加哥哥倫比亞藝術學院,攻讀寫作碩士學位。嚴歌苓二十歲時開始發表作品,先后創作了《少女小漁》《天浴》《扶桑》《人寰》《白蛇》《一個女人的史詩》《第九個寡婦》《小姨多鶴》《赴宴者》《霜降》等一系列優秀的文學作品。她的作品充滿鮮活的生命力,具有強烈的故事性、畫面性,其生動流暢的語言,細膩準確的描寫,引起了海內外讀者的廣泛關注,深受各界好評。余光中,詩人,散文家,文學家。祖籍福建永春,現任臺灣中山大學文學院院長。

一生從事詩歌、散文、評論、翻譯,自稱為寫作的“四度空間”。文學影響力既深且遠,遍及華人世界。

著有詩集《白玉苦瓜》《藕神》《太陽點名》等;散文集《逍遙游》《左手的繆斯》《聽聽那冷雨》《青銅一夢》等;評論集《藍墨水的下游》《舉杯向天笑》等;翻譯《理想丈夫》《不要緊的女人》《老人和大海》等;主編《中國現代文學大系》《秋之頌》等,合計七十種以上。余華,1960年出生,1983年開始寫作。主要作品有《活著》《許三觀賣血記》《在細雨中呼喊》《兄弟》《第七天》等。其作品已被翻譯成20多種語言,在美國、英國、法國、德國、意大利、西班牙、荷蘭、瑞典、挪威、希臘、俄羅斯、保加利亞、匈牙利、捷克、塞爾維亞、斯洛伐克、波蘭、巴西、以色列、日本、韓國、越南、泰國和印度等國出版。曾獲意大利格林扎納·卡佛文學獎(1998年)、法國文學和藝術騎士勛章(2004年)、中華圖書特殊貢獻獎(2005年)、法國國際信使外國小說獎(2008年)等。

目錄

第一章 生命回顧與記憶突襲
生命的彩霞
生命回顧與記憶突襲
被貶謫到天堂的詩人
八十年代的上海婚禮
失帽記
我的中學老師們
用地毯來記憶
窗外的風景
十三中
花開花落緣生緣滅
一個令人難以相信的消息
昔陽感覺
我家的彩虹
逐風飛去的益友
以浪漫的自豪走過歷史橋梁
第二章 一個人在途中
時差
一個人在途中
第一次去青島
美好的時光:伊朗印象
又到杭州
我們仨,在迪拜

健忘·迷路·巴黎人
香港第二美景
第三章 以這樣的方式記憶一生
給我們的心加點熱度
遠去的郵車
一生的零用
我的喝酒
廚房里的看客
模糊地帶
傷心的五月
尋找“清音”
我是中國人
好日子
我的棉襖
我記住了唐六妹
第四章 生命是觸摸不到的時間
簾外秋雨正潺潺
如何與時間斗爭到底
二寸之間
羅蘭觀感
春來半島
娜拉回家后怎樣?
花開堪折直須折
花緣
第五章 一生的好時光
知識分子的分手方法
一個美國外交官與大陸女子的婚姻
紐扣的壽命比婚姻還長
莫須“不再讓人追求”
沒有名字的女人
小范
愛情

經典語錄及文摘

春來半島
余光中/文
絳紗弟子音塵絕,
鸞鏡佳人舊會稀。
今日致身歌舞地,
木棉花暖鷓鴣飛。
一千多年前李商隱所寫的這首《李衛公》凄麗不堪回首,令人不禁想起更古的一首七絕,杜甫的《江南逢李龜年》。不過《李衛公》的景物是寫廣州,也可泛指嶺南,比江南又更遠一點,而如果不管前一句,單看最后一句,則“木棉花暖鷓鴣飛”真是春和景明,綺艷極了,尤其是一個“暖”字,真正是木棉花開的感覺。
木棉是亞熱帶和熱帶常見的花樹,從嶺南一直燃燒到馬來和印度。最巧的是,今年它同時當選為高雄和廣州的市花,真可謂紅遍兩岸。據說偌大一座五羊城,投給英雄木的選票只得八千多張,比在高雄少了一半的票數。海關雖嚴,春天卻是什么邊界也擋不住的。南海波暖,一到四月,幾場回春的谷雨過后,木棉的野燒一路燒來這嶺南之南的一角半島。每次駛車進城,回旋高低的大埔路旁,那一炬又一炬壯烈的火把,燒得人頰暖眼熱,不由也染上一番英雄氣概。木棉是高大的落葉喬木,樹干直立五十多尺,枝柯的姿態朗爽,花葩的顏色鮮麗,而且先綻花后發葉,亮橙色的滿樹繁花,不雜片葉,有一種剖心相示的烈士血性,真令四周的風景都感到動起來。一路檢閱春天的這一隊前衛,壯觀極了。
然后是布谷聲里,各色的杜鵑都破土而綻,粉白的,淺絳的,深紅的,中文大學的草坡上,一片迷霞錯錦,看得人心都亂了。可以想見,在海藍的對岸,春天也登陸了吧,我當多年講師的那幾座校園里,此花更是當令,霞肆錦驕的杜鵑花城里,只缺了一個遲遲的歸人。
和木棉形成對照的,是嬌柔媚人的洋紫荊,俗稱香港蘭樹,1965年后成為香港的市花,不過此花從初冬一直到初夏,不能算春天嫡系的花族。沙田一帶,尤其是中大的校區,春來最引人注目,停步,徘徊憐惜而不忍匆匆路過的一種花樹,因為相似而常被誤為洋紫荊的,是名字奇異的“宮粉羊蹄甲”,英文俗稱駝蹄樹。此樹花開五瓣,嫩蕊纖長,葩作淡玫紅色,瓣上可見火赤的紋路。美中不足,是陪襯的荷色綠葉岔分雙瓣,不夠精致,好在花季盛時,不見片葉,只見滿樹的燦錦爛繡,把四月的景色對準焦點,十足的一派唯美主義。正對我研究室窗下,便有一行宮粉羊蹄甲,花事煥發長達一月,而雨中清鮮,霧中飄逸,日下則暖熟蒸騰,不可逼視,整個四月都令我蠢蠢不安。美,總是令人分心的。還有一種宮粉羊蹄甲開的是秀逸皎白的花,其白,艷不可近,純不可讀;崇基學院的坡堤上頗有幾株,每次雨中路過,我總是看到絕望才離開。 霧雨交替的季節,路旁還有一種矮矮的花樹,名字很怪,叫裂斗錐栗,發花的姿態也很別致。其葉肥大而翠綠,其花卻在枝梢叢叢迸發,輻射成一瓣瓣乳酪色的六時長針,遠遠看去,像一群白刺猬在集會,令人吃驚,而開花開得如此怒發奮髭,又令人失笑。
P215-217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

日本三级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