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香刑》莫言

編輯:90wx 來源: 九零文學網 時間: 2018-01-27 15:29:46 閱讀: 789次
《檀香刑》莫言

基本信息

書名:《檀香刑》
作者莫言
出版社浙江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第1版(2017年1月1日)
頁數:418頁
語種:簡體中文
開本:16
ISBN:9787533946647
ASIN:B01N5JQC49
版權:浙江文藝

編輯推薦

莫言著的《檀香刑》是莫言潛心五年完成的一部長篇新作。故事的地基架構在1900年戊戌變法前后、八國聯軍攻陷北京、慈禧太后倉皇出逃、德國人在山東強行修建膠濟鐵路的大背景上,而人物間跌宕起伏的恩怨情仇、色彩斑斕的民間故事、駭人聽聞的血腥酷刑,又營造了一種富有原始神秘色彩的文學敘述氛圍。


媒體書評

這部小說更適合在廣場上由一個嗓音嘶啞的人來高聲朗誦,在他的周圍圍繞著聽眾,這是一種用耳朵的閱讀,是一種全身心的參與。
——莫言
莫言是一位詩人,一位撕碎程式化的宣傳海報,把個人從湮沒無名的蕓蕓大眾之中提升起來的詩人。借助嘲笑和譏諷,莫言不僅抨擊歷史及其謊言,也鞭撻社會貧困與政治偽善。他以嬉笑怒罵的筆調、不加掩飾的酣暢淋漓,揭示了人類生活最為濁暗的種種側面,并在有意無意中尋得具有強烈象征蘊涵的紛繁意象。
莫言的想象飛越于整個人類的存在狀態之上……他向我們展示的是一個無真相、無常識、亦無同情的世界,是一個人們膽大妄為、孤立無助、荒誕不經的世界。
比起眾多追隨拉伯雷和斯威夫特的作家——在我們的時代,追隨加西亞·馬爾克斯的作家——莫言的世界更加趣味橫生,也更為驚駭人心。
——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授獎辭(選摘)

作者簡介

莫言,原名管謨業,山東高密人,1955年2月生。著有《紅高粱家族》、《酒國》、《豐乳肥臀》、《檀香刑》、《生死疲勞》、《蛙》等長篇小說十一部,《透明的紅蘿卜》、《司令的女人》等中短篇小說一百余部,并著有劇作、散文多部;其中許多作品已被翻譯成英、法、德、意、日、西、俄、韓、荷蘭、瑞典、挪威、波蘭、阿拉伯、越南等多種語言,在國內外文壇上具有廣泛影響。莫言和他的作品獲得過“聯合文學獎”(中國臺灣),“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杰出成就獎”,法國“Laure Bataillin(儒爾·巴泰庸)外國文學獎”,“法蘭西文化藝術騎士勛章”,意大利“NONINO(諾尼諾)國際文學獎”,日本“福岡亞洲文化大獎”,中國香港浸會大學“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紅樓夢獎”,美國“紐曼華語文學獎”以及中國最高文學獎“茅盾文學獎”。

目錄

鳳頭部
第一章 眉娘浪語
第二章 趙甲狂言
第三章 小甲傻話
第四章 錢丁恨聲
豬肚部
第五章 斗須
第六章 比腳
第七章 悲歌
第八章 神壇
第九章 杰作
第十章 踐約
第十一章 金槍
第十二章 夾縫
第十三章 破城
豹尾部
第十四章 趙甲道白
第十五章 眉娘訴說
第十六章 孫丙說戲
第十七章 小甲放歌
第十八章 知縣絕唱
大踏步撤退——代后記

經典語錄及文摘

后記
大踏步撤退——代后記
在本書創作的過程中,每當朋友們問起我在這本書里寫了些什么時,我總是吞吞吐吐,感到很難回答。直到把修改后的稿子交到編輯部,如釋重負地休息了兩天之后,才突然明白,我在這部小說里寫的其實是聲音。小說的鳳頭部和豹尾部每章的標題,都是敘事主人公說話的方式,如“趙甲狂言”、“錢丁恨聲”、“孫丙說戲”等等。豬肚部看似用客觀的全知視角寫成,但其實也是記錄了在民間用口頭傳誦的方式或者用歌詠的方式訴說著的一段傳奇歷史——歸根結底還是聲音。而構思、創作這部小說的最早起因,也是因為聲音。
二十年前當我走上寫作的道路時,就有兩種聲音在我的意識里不時地出現,像兩個迷人的狐貍精一樣糾纏著我,使我經常地激動不安。
第一種聲音節奏分明,鏗鏗鏘鏘,充滿了力量,有黑與藍混合在一起的嚴肅的顏色,有鋼鐵般的重量,有冰涼的溫度,這就是火車的聲音,這就是那在古老的膠濟鐵路上奔馳了一百年的火車的聲音。從我有記憶力開始,每當天氣陰沉的時候,就能聽到火車鳴笛的聲音像沉悶而悠長的牛叫,緊貼著地面,傳到我們的村子里,鉆進我們的房子,把我們從睡夢中驚醒。然后便傳來火車駛過膠河大鐵橋時發出的明亮如冰的聲響。火車鳴笛的聲音和火車駛過鐵橋的聲音與陰云密布的潮濕天氣聯系在一起,與我的饑餓孤獨的童年聯系在一起。每當我被這對比鮮明的聲音從深夜里驚醒之后,許多從那些牙齒整齊的嘴巴里和牙齒破碎的嘴巴里聽來的關于火車和鐵道的傳說就有聲有色地出現在我的腦海里。它們首先是用聲音的形式出現的,然后才是聯翩的畫面,畫面是聲音的補充和注釋,或者說畫面是聲音的聯想。
我聽到了然后看到了在一九〇〇年前后,我的爺爺和奶奶還是吃奶的孩子時,在距離我們村莊二十里的田野上,德國的鐵路技師搬著據說上邊鑲嵌了許多小鏡子的儀器,在一群留著辮子、扛著槐木橛子的中國小工的簇擁下,勘定了膠濟鐵路的線路。然后便有德國的士兵把許多中國健壯男子的辮子剪去,鋪在鐵路的枕木下邊,丟了辮子的男人就成了木頭一樣的廢人。然后又有德國士兵把許多小男孩用騾子馱到青島的一個秘密地方,用剪刀修剪了他們的舌頭,讓他們學習德語,為將來管理這條鐵路準備人才。這肯定是一個荒誕的傳說,因為后來我曾經咨詢過德國歌德學院的院長:中國孩子學習德語,是不是真的需要修剪舌頭?他一本正經地說:是的,需要。然后他用哈哈大笑證明了我提出的問題的荒謬。但是在漫長的歲月里,對于這個傳說我們深信不疑。我們把那些能講外語的人,統稱為“修過舌頭的”。在我的腦海里,馱著小男孩的騾子排成了一條漫長的隊伍,行走在膠河岸邊泥濘曲折的小道上。每頭騾子背上馱著兩個簍子,每個簍子里裝著一個男孩。大隊的德國士兵護送著騾隊,騾隊的后邊跟隨著母親們的隊伍,她們一個個淚流滿面,悲痛的哭聲震動四野。據說我們家族的一個遠房親戚,就是那些被送到青島去學習德語的孩子中的一個,后來他當了膠濟鐵路的總會計師,每年的薪水是三萬大洋,連在他家當過聽差的張小六,也回家蓋起了三進三出的深宅大院。在我的腦海里還出現了這樣的聲音和畫面:一條潛藏在地下的巨龍痛苦地呻吟著,鐵路壓在它的脊背上,它艱難地把腰弓起來,鐵路隨著它的腰弓起來,然后就有一列火車翻到了路基下。如果不是德國人修建鐵路,據說我們高密東北鄉就是未來的京城,巨龍翻身,固然顛覆了火車,但也弄斷了龍腰,高密東北鄉的大風水就這樣被破壞了。我還聽到了這樣的傳說:鐵路剛剛通車時,高密東北鄉的幾條好漢子以為火車是一匹巨大的動物,像馬一樣吃草吃料。他們異想天開地用谷草和黑豆鋪設了一條岔道,想把火車引導到水塘中淹死,結果火車根本就不理他們的茬兒。后來他們從那些在火車站工作的“三毛子”口里知道了火車的一些原理,才知道浪費了那么多的谷草和黑豆實在是冤枉。但一個荒誕故事剛剛結束,另一個荒誕故事接踵而來。“三毛子”告訴他們,火車的鍋爐是用一塊巨大的金子鍛造而成,否則怎么可能承受成年累月的烈火燒烤?他們對“三毛子”的說法深信不疑,因為他們都知道“真金不怕火煉”這條俗語。為了彌補上次浪費的谷草和黑豆,他們卸走了一根鐵軌,使火車翻下了路基。當他們拿著家伙鉆進火車頭切割黃金時,才發現火車的鍋爐里連半兩金子也沒有……
盡管我居住的那個小村子距離膠濟鐵路的直線距離不過二十里,但我十六歲時的一個深夜,才與幾個小伙伴一起,第一次站在鐵路邊上,看到了火車這個令人生畏的龐然大物從身邊呼嘯而過。火車頭上那只亮得令人膽寒的獨眼和火車排山倒海般的巨響,留給我驚心動魄的印象,至今難以忘懷。雖然我后來經常地坐著火車旅行,但我感到乘坐的火車與少年時期在高密東北鄉看到的火車根本不是一種東西,與我童年時期聽說過的火車更不是一種東西。我童年時聽說的火車是有生命的動物,我后來乘坐的火車是沒有生命的機器。
第二種聲音就是流傳在高密一帶的地方小戲貓腔。這個小戲唱腔悲涼,尤其是旦角的唱腔,簡直就是受壓迫婦女的泣血哭訴。高密東北鄉無論是大人還是孩子,都能夠哼唱貓腔,那婉轉凄切的旋律,幾乎可以說是通過遺傳而不是通過學習讓一輩輩的高密東北鄉人掌握的。傳說一個跟隨著兒子闖了關東的高密東北鄉老奶奶,在她生命垂危的時候,一個從老家來的鄉親,帶來了一盤貓腔的磁帶,她的兒子就用錄音機放給她聽,當那曲曲折折的旋律響起來時,命若游絲的老奶奶忽地坐了起來,臉上容光煥發,目光炯炯有神,一直聽完了磁帶,才躺倒死去。
我小時經常跟隨著村里的大孩子追逐著閃閃爍爍的鬼火去鄰村聽戲,螢火蟲滿天飛舞,與地上的鬼火交相輝映。遠處的草地上不時傳來狐貍的嗚叫和火車的吼叫。經常能遇到身穿紅衣或是白衣的漂亮女人坐在路邊哭泣,哭聲千回百囀,與貓腔唱腔無異。我們知道她們是狐貍變的,不敢招惹她們,敬而遠之地繞過去。聽戲多了,許多戲文都能背誦,背不過的地方就隨口添詞加句。年齡稍大之后,就在村子里的業余劇團里跑龍套,扮演一些反派小角,那時演的是革命戲,我的角色不是特務甲就是匪兵乙。“文革”后期,形勢有些寬松,在那幾個樣板戲之外,允許自己編演新戲。我們的貓腔《檀香刑》應運而生。其實,在清末民初,關于孫丙抗德的故事就已經被當時的貓腔藝人搬上了戲臺。民間一些老藝人還能記住一些唱詞。我發揮了從小就喜歡編順口溜制造流言蜚語的特長,與一個會拉琴會唱戲出口成章但一個大字不識的鄰居叔叔編寫了九場的大戲《檀香刑》,小學校里一個愛好文藝的右派老師幫了我們許多忙。我與小伙伴們第一次去看火車,就是為了編戲“體驗生活”。小說中引用的《檀香刑》戲文,是后來經過了縣里許多職業編劇加工整理過的劇本。
后來我離開家鄉到外地工作,對貓腔的愛好被繁忙的工作和艱辛的生活壓抑住了,而貓腔這個曾經教化了高密東北鄉人民心靈的小戲也日漸式微,專業劇團雖然還有一個,但演出活動很少,后起的年輕人對貓腔不感興趣。一九八六年春節,我回家探親,當我從火車站的檢票口出來,突然聽到從車站廣場邊上的一家小飯館里,傳出了貓腔的凄婉動人的唱腔。正是紅日初升的時刻,廣場上空無一人,貓腔的悲涼旋律與離站的火車拉響的尖銳汽笛聲交織在一起,使我的心中百感交集,我感覺到,火車和貓腔,這兩種與我的青少年時期交織在一起的聲音,就像兩顆種子,在我的心田里,總有一天會發育成大樹,成為我的一部重要作品。
一九九六年秋天,我開始寫《檀香刑》。圍繞著有關火車和鐵路的神奇傳說,寫了大概有五萬字,放了一段時間回頭看,明顯地帶著魔幻現實主義的味道,于是推倒重來,許多精彩的細節,因為很容易有魔幻氣,也就合棄不用。最后決定把鐵路和火車的聲音減弱,突出了貓腔的聲音,盡管這樣會使作品的豐富性減弱,但為了保持比較多的民間氣息,為了比較純粹的中國風格,我毫不猶豫地做出了犧牲。
就像貓腔不可能進入輝煌的殿堂與意大利的歌劇、俄羅斯的芭蕾同臺演出一樣,我的這部小說也不大可能被鐘愛西方文藝、特別陽春白雪的讀者欣賞。就像貓腔只能在廣場上為勞苦大眾演出一樣,我的這部小說也只能被對民間文化持比較親和態度的讀者閱讀。也許,這部小說更合適在廣場上由一個嗓音嘶啞的人來高聲朗誦,在他的周圍圍繞著聽眾,這是一種用耳朵的閱讀,是一種全身心的參與。為了適合廣場化的、用耳朵的閱讀,我有意地大量使用了韻文,有意地使用了戲劇化的敘事手段,制造出了流暢、淺顯、夸張、華麗的敘事效果。民間說唱藝術,曾經是小說的基礎。在小說這種原本是民間的俗藝漸漸地成為廟堂里的雅言的今天,在對西方文學的借鑒壓倒了對民間文學的繼承的今天,《檀香刑》大概是一本不合時尚的書。《檀香刑》是我的創作過程中的一次有意識地大踏步撤退,可惜我撤退得還不夠到位。
二〇〇〇年十月

文摘
第一章 眉娘浪語
太陽一出紅彤彤,(好似大火燒天東)膠州‘灣發來了德國的兵。(都是紅毛綠眼睛)莊稼地里修鐵道,扒了俺祖先的老墳塋。(真真把人氣煞也!)俺親爹領人去抗德,咕咚咚的大炮放連聲。(震得耳朵聾)但只見,仇人相見眼睛紅,刀砍斧劈叉子捅。血仗打了一天整,遍地的死人數不清。(嚇煞奴家也!)到后來,俺親爹被抓進南牢,俺公爹給他上了檀香刑。(俺的個親爹呀!)
——貓腔《檀香刑·大悲調》

那天早晨,俺公爹趙甲做夢也想不到再過七天他就要死在俺的手里;死得勝過一條忠于職守的老狗。俺也想不到,一個女流之輩俺竟然能夠手持利刃殺了自己的公爹。俺更想不到,這個半年前仿佛從天而降的公爹,竟然真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俺公爹頭戴著紅纓子瓜皮小帽、穿著長袍馬褂、手捻著佛珠在院子里晃來晃去時,八成似一個告老還鄉的員外郎,九成似一個子孫滿堂的老太爺。但他不是老太爺,更不是員外郎,他是京城刑部大堂里的首席劊子手,是大清朝的第一快刀、砍人頭的高手,是精通歷代酷刑、并且有所發明、有所創造的專家。他在刑部當差四十年,砍下的人頭,用他自己的話說,比高密縣一年出產的西瓜還要多。
那天夜里,俺心里有事,睡不著,在炕上翻來覆去烙大餅。俺的親爹孫丙,被縣太爺錢丁這個拔屌無情的狗雜種抓進了大牢。千不好萬不好也是爹啊,俺心煩意亂,睡不著。越睡不著心越煩,越煩越睡不著。俺聽到那些菜狗在欄里哼哼,那些肥豬在圈里汪汪。豬叫成了狗聲,狗吠出了豬調;死到臨頭了,它們還在學戲。狗哼哼還是狗,豬汪汪還是豬,爹不親還是爹。哼哼哼。汪汪汪。吵死了,煩死了。它們知道自己的死期近了。俺爹的死期也近了。這些東西比人還要靈性,它們嗅到了從俺家院子里散發出來的血腥氣。它們看到了成群結隊的豬狗的魂兒在月光下游蕩。它們知道,明天早晨,太陽剛冒紅的那個時辰,就是它們見閻王的時候。它們不停地叫喚,發出的是滅亡前的哀鳴。爹,你呢,你在那死囚牢里是個什么樣子?你哼哼嗎?你汪汪嗎?你還是在唱貓腔呢?俺聽那些小牢子們說過,死囚牢里的跳蚤伸手就能抓一把;死囚牢里的臭蟲,一個個胖成了豌豆粒。爹啊爹,本來你已經過上了四平八穩的好日子,想不到半空里掉下塊大石頭,一下子把你砸到了死牢里,俺的爹……
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俺的丈夫趙小甲是殺狗宰豬的狀元,高密縣里有名聲。他人高馬大,半禿的腦瓜子,光溜溜的下巴,白天迷迷糊糊,夜晚木頭疙瘩。從打俺嫁過來,他就一遍一遍地給俺講述他娘給他講過的那個關于虎須的故事。后來,不知他受了哪個壞種的調弄,一到夜里,就纏著俺要那種彎彎曲曲、金黃色的、銜在嘴里就。能夠看清人的本相的虎須。這個傻瓜,夜夜粘人,一塊化開的魚鰾,拿他沒法子,只好弄一根給他,這個傻瓜。他蜷縮在炕頭,打呼嚕咬牙說夢話:“爹爹爹,看看看,搔搔蛋,甩個面……”煩死人啦!俺踹他一腳,他把身體縮一縮,翻了一個身,巴咂巴咂嘴,似乎剛剛咽下去什么好東西,然后,夢話繼續,呼嚕不斷,咬牙不停。罷了,這樣的憨人,由著他睡去吧!
俺折身坐起來,背靠著涼森森的墻壁,看到窗戶外邊,月光如水,光明遍地。欄里的狗眼,亮成碧綠的小燈籠,一盞兩盞三盞……閃閃爍爍,一大片。孤寡的秋蟲,一聲聲嗚叫,凄凄清清。腳穿木底油靴的值夜更夫,從青石條鋪成的大街上,踢踢踏踏走過去,柝聲“梆梆”,鑼聲“當當”,三更天了。三更天了,夜深人靜,全城都睡了,俺睡不著,豬睡不著,狗睡不著,俺爹也睡不著。
“咯吱咯吱”,是老鼠在咬木箱。俺把一個笤帚疙瘩扔下去,老鼠跑了。這時俺聽到從公爹屋子里,傳出細微的響聲,又是豆粒在桌子上滾動。后來俺知道了,這個老東西不是在數豆粒,他是數人頭昵;一顆豆粒代表著一顆人頭。這個老雜毛,在夢里也念想著他砍下的那些人頭啊,這個老雜毛……俺看到,他舉起鬼頭刀,對著俺爹的后項窩砍去,俺爹的頭,在大街上滴溜滴溜地滾動著,一群小孩子跟在后邊用腳踢它。俺爹的頭為了逃避孩子們的追打,一下接一下地跳上了俺家的臺階,然后滾進了俺家的院子。俺爹的頭在俺家院子里轉圈,狗在后邊追著咬。俺爹的頭很有經驗,有好幾次,馬上就要讓狗咬住了,但那腦后的辮子,挺成一根鞭子,橫著掃過去,正中狗眼,狗怪叫著轉起圈子來。擺脫了狗的追趕,俺爹的頭,在院子里滾動,一個巨大的蝌蚪水里游泳,長長的大辮子拖在腦后,是蝌蚪的尾巴…(P3-5)

書友評論及讀后感

[內心獨白構成一部戲]活生生的殘忍好像就在你眼前!約6個章節,6個人內心獨白?為主,清朝末年,山東高密地區,女主的爹因老婆被外國聯軍欺辱,不小心怒殺其一,然后借義和團之名起義,袁世凱捉人,命女主的老公的爸爸(主,主,主角,清末有名劊子手,連袁都敬三分,得皇上,老佛爺賞賜)用一種極其殘忍的刑罰將其折磨至死,就是檀香刑。作者描述可以讓你心中發怵,不敢再看下去。

日本三级在线观看免费